《仙剑奇侠传三》--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日期: 2019-12-18 17:25 浏览次数 :

愿这爱,世代相传。


第一世,他是飞蓬。

他背负着神界大将军的威名。在整个神界,放眼望去,无人能敌。

还好,有夕瑶陪着他。

他的喜悦,他的无奈,都讲给夕瑶听。

他们之间的爱情,无需言语,只有默默的支持,静静的聆听。

他千百年来,六界之内难逢敌手,让神界过上了安宁的生活。

可寂寞难耐。千百年来,他一直一如既往的守护着神界,因为他的原因,神界一片安宁。可对于他一个拥有着至高的力量的人来说,这是一种无穷无尽的寂寞。

重楼的出现让他重新变得快乐,他等了千百年,能与他匹敌的对手终于出现了。

那一仗,他打的酣畅淋漓。他也知道,重楼亦如此。

可殊不知他这样私自离开南天门已成了一种罪过。

天帝劝勉他,他却说,我不后悔。

就这样,他被贬下了人间。

他不知道,夕瑶为了他,私自拿了千年才结一次的圣果,让它化作她的全部,穷极一生来陪伴飞蓬。

他亦不知道,夕瑶自此化作万千丛花中的一朵,至始至终都不放过自己。

这一世,他是龙阳。

他一出生,天上就降下来了一个头盔,连同着也出现了太阳。

命中注定,他这一生不平凡。

他所在的姜国频经战乱,但在他父王的保护下,他和妹妹龙葵一直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他长大了。他的父王老了。他必须得肩起保护国家的重任来了。

多次战争使他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退。

妹妹龙葵不忍看到王兄这样,她也想上阵杀敌,哪怕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公主,只要能帮王兄,死都可以。

却被王兄打断了腿。

终究还是寡不敌众,他不顾祖上的规矩,厉炼了魔剑。可他却不知道,想要练成魔剑,得需要他的至亲血肉来祭剑。

他没有同意,他也不会同意。

他说,没有这把剑,我照样可以歼灭敌军。

现实太骨感,他没有守住城池。

他牺牲了。

龙葵在世上唯一的至亲没了。她心如死灰,跳下了剑炉。进了锁妖塔。

自此,等了一千年。

这一世,他是景天。

景天的景,景天的天。

这一世,他没有飞蓬那般卓越的力量,也没有龙阳那般显赫的家室。他只是一个永安当的小伙计。

他不会寂寞难耐,不会投身于战乱之中,也不必背负着重大的使命。

他爱钱爱古董,一心想当永安当的掌柜,然后带茂茂去长安,给他娶老婆。

他的愿望,就这么简单。

种种因缘,又或是冥冥中注定,他结识了雪见,结识了长卿,结识了紫萱。

他开始肩负起使命,开始杀敌,开始历经生老病死。

他乐观,遇到困难总是说不害怕,身体却在很诚实的颤抖。但在他的心里,无论多大的困难他都可以战胜。

他其实害怕,怕自己的至亲都离他而去。怕自己死了没人照顾他们。怕他没能力做救世大英雄。怕拯救不了苍生。

直到邪剑仙的出现,屡次的失败使他开始不相信自己,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至亲会死去,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说他是救世大英雄,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背负着如此大的使命,他明明只是一个小伙计,却为什么要拯救苍生。

可他是景天,是飞蓬,亦是龙阳。

他只知道,他要拯救芸芸众生,他不会置她们于水深火热中不管。哪怕,他失去了自己的至亲。

终于,他证明了自己,他打败了邪剑仙,拯救了苍生。

他放弃了在神界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他选择做回他的永安当掌柜,和他的雪见在一起。哪怕会历经生老病死,也在所不辞。

命中注定,他景天不平凡,哪怕他只是个渝州小混混,他依然可以做救世大英雄。

抬起头,蓦然间,才发现,原来我可以。


这一世,他是顾留芳。

他随师父来到南诏国,遇见了紫萱。

她和他跳舞,逛庙会。

他教她背诗,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们之间,有种情素在慢慢燃烧,注定了他们生生世世都不平凡。

那日他要离开,她拦下了车队,叫了他的名字,叫住了他。

那日,他对她说“三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那么我就娶你。”

他回了长安,做回了他的道士。

她给他写信,他给她回信。她叫他不要忘了她,于是他画下了这个让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但他的师父还是知道了。

师父为了所谓的为他好,竟说紫萱已经去世。

他自然是不信的。

可他认为,他师父是修道之人,又怎会说谎。

自此,他一心修道。

三年之约已过。

那日他瞥见一名女子,竟觉得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紫萱。

可师父明明说过,她已经死了。

她看见了他,却蓦然跑走了。

一念思量,那就是她。

他们终于相见了,彼此诉说了这几年来的思念。

那日,他请求师父成全自己和紫萱,师父却骂他疯狂至极。不肯成全。

她暗暗放了火,于是他们逃了出去。

殊不知,他们跑到了悬崖边,而后面,则是一群弟子的追赶。

连老天都不愿意成全他们。

他问,你后悔吗?

她答,我不后悔。

他问,害怕吗?

她答,不害怕。

他们跳下了哪万丈悬崖。

自此,成了生生世世的羁绊。

这一世,他是林业平。

他是一所寺院里的主持。

那日,他在树下清理庭院,低头望见了那缕纱巾。

那棵榕树上坐的女子,依然还是以前那副样子。

道长,你这样看着人家很久了哎

他手足无措地低下头,说,姑娘,快下来,这样危险。

一首唱不完的歌。

那日,他受几个妇女所托,去找那位她们口中所说的妖女。

竟然是她。

他说,姑娘,你不应该喝酒。

她无奈,亦悲伤。

言语中,她一直在试探他是否还记得她,但得到的答案,确是否定的。

她不解,亦伤心。

来,让我们不醉不归!

他看着这样的她,觉得似曾相识,但又想不出到底她是谁。不知不觉,心里竟泛起了丝丝怜惜。

他问,你到底怎么样才肯不这样?

她答,除非你娶我。

他沉默不语。而她的心,竟丝丝犯痛。

她转头又喝起了酒。而他,竟刹那间萌生了想要娶她的念头。

于是他击钟,我要娶紫萱姑娘为妻!

我要娶紫萱姑娘为妻!

她留下了泪。

没有人赞成他们的婚事,但那成不了阻碍他们的理由,哪怕他们骂她是妖女。

新婚之夜,他看见了她脖子上的马纹身。

她说,谁没有过去的故事,而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是现在。

他答,对,重要的是现在。

他们成婚的第二日,他却抛下了她,说,我不喜欢马面具!

她瘫倒在地。

终究,难逃的宿命。

她回到了南诏国,也生下了他们的孩子。

可他不知道。

却不知南诏国已发生叛乱。

她是女娲后人,她得保护自己的子民。

就这样,她上了刑场。

可她却不知道,他来了。

他为了救她,被刺死在她身上。

临死前,他问,你心里面到底有谁?

她答,是你,一直都是你,业平是你,留芳也是你。

可他,却听不到了。

走不出的城。

这一世,他是徐长卿。

她将还是婴儿的他送入蜀山,只希望他能得道成仙,不在受羁绊 。

她答应,今生永不再见他。

可当他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救了他。

他还是不认识她。

直到那次,她生命垂危,只有他唤醒前生的记忆,方能增强功力,就可以救她。

不过生生世世爱。

她醒来之后,他却已为她准备好了行李和马,准备送她离开。

她走的时候,说,每一次都是我送你,这次却是你送我。

又是冥冥中注定,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他决定,要去找她。

这一世,他们暗暗相惜。说好一起看大雪纷飞,说好不分离。

众生安康,她却要彼此喝下忘情水。

爱,不一定要在一起。

她假装喝下,他又强逼自己吐出来。

他们都选择了铭记。

那日,大雪纷飞。

作为蜀山掌门的他在雪中练剑。

而她,一夜之间白了头。

说好要放弃

偏偏又想起

我的心还没答应忘记了你

真的对不起

答应了你不再爱你

我却还没答应我自己


曾经守候

三生三世的羁绊

三生三世的因缘

不过弹指一挥间

与其小心翼翼

倒不如学会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