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青铜峡的畅想

日期: 2019-12-18 17:30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宁夏,左依贺兰山,右牵黄河水,在童年的诗歌里,有岳飞的“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有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那么的豪气万丈。很是幸运,在我的生命中,这片豪情满怀的地方留下了我四年的时间,也给我留下了最美的记忆,那里有我的青春回响,那里有我的汗泪挥洒,那里有我的最美的歌谣,近来有闲,将在那里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填充那有些暗淡的青春回忆。

向往黄河很久,屡次路过而不见其真容,终于在09年春天来到了她的面前,去体味她奔放与深沉:

春末,塞上的风仍有几分苍劲,春较往年来的晚了些,此前可是人间四月芳菲尽,但已经进入五月的门槛,春姑娘还不愿掀开那脸上神秘的面纱,给人们带来属于春的精彩。

对于黄河,是身不能至,去心向往之,虽然家乡离黄河不远,但一直没有机会亲临其上感受她的雄浑与博大:先是先辈们的谈论“黄河水一碗水半碗沙”,后是课本上那诱人的曲线,和一幅幅不止是用浩瀚可以描述的配图,以及那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黄河颂》,都吊足了我的兴致。出外求学来到宁夏,一路上数次越过黄河,然每次都赶在晚上过黄河,更是增加了内心的一份遗憾。这次机会来了,终于来了,一个遥远而又飘渺的梦即将成为现实了。

图片 2

与家人结伴,体验那难以名状的惊骇。站在河边上,看着朵朵小浪自由随风摇曳,而令人奇怪的是其拍打岸边的声音却是哗哗不止,真可谓表面是平静如初,而底层却是暗流涌动,第一次看到那么宽阔的河,河水的映衬使周围一切显得苍茫起来,苍茫的山上无半点青色,苍茫的荒野上一群黑黢黢的野牛在安然的游荡,有的在浅水区悠然的喝着水,洗着澡。忽又想起王维行至塞上时带着一颗苍茫的心吟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苍劲十足的诗。

登上游艇,并不如此前坐船那样因摇晃而令人惧怕,相反,看着这浩淼的水体内心倒生有几分的安全感,艇动人移,两岸的苍山慢慢的往后退了,黄河大峡谷的魅力使我禁不住用手机拍啊拍,唯恐错过一分的胜景,游艇激起的水珠随风飘在我的脸上,随手抚摸艇侧游走的浪花,这谁是那样的清澈,而不是如人们所讲的那样的夸张。两边的山还没有返青的意向,我想这样更增添了一种大西北独有的情思。突然游艇被停下来了,开艇的师傅对我们讲解了一些过往的事情——我们称之为历史。

关于黄河的历史,在今天看来可谓洋洋大观,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从华夏子孙最早的起源,到历朝历代的杀伐建功,有哪一个没有与黄河母亲有关联?皇帝,炎帝的新兴与争霸在黄河的腹地上激烈的上演,秦汉,宋元,明清没有一朝的关系不与黄河盘枝错节,纠缠。黄河荡涤了历史的善与恶,以平静的姿态回答后世的拜谒。

图片 3

再往前行,突见一堵大坝拦住了去路,仿佛是母亲的宽阔的胸膛容纳了所有的归客,还以为是哪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水坝呢,那师傅停下游艇对我们说:“大家注意了,鉴于安全问题,游艇就不往前走了,前面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青铜峡水电站的大坝。”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内心猛的一激动,全身打一激灵,初中课本上那一连串机械齿轮标志的水电站中的一个?那时候只是将这一个个模糊而又显得遥远的事物看做一个符号,什么青铜峡,龙羊峡,刘家峡,只不过是记好了写对了考试时多得一分获得好成绩的标志罢了,今日行至其前,心中却是感慨万千:58年,在共和国最困难的时期,青铜峡开始开工建设,当时幸有苏联相关专家的帮助,但是后来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毫不顾忌的撤走所有专家和设备,此时的中国好似被拔掉了经济腾飞的翅膀,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向前,还好,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十年以后的1968年实现了第一台机组的顺利发电,1978年8月八台机组全部投入使用,大坝的修建并投入使用,为西北地区的工业和农业发展注入了强进的动力。

多年后,站在青藏高原的一座水坝的另一侧,看到万千吨水倾泻而下,纯白色的水体奔腾东流,让我想起了09年在青铜峡水库的那一场景,仿佛是昨日场景重现,原来多年前不能转到大坝另一侧的遗憾,在那一天获得了圆满。

想想世间本无太多完满之事,而我有幸能够实现,内心充满感恩的同时,也伴随着释然。未来还有太多的未知,也希望自己能够带着探索的心绪,感恩的心态,去拥抱未来的无限可能。

(本文写于2009年春末于宁夏,修改于2015年于西藏拉萨,再改于2016年于泉城济南)

感谢你的阅读……更多轻暖文,请关注本简书号。。。

图片 4

西藏巴松错景区巴河中游小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