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三位老人

日期: 2019-12-18 17:24 浏览次数 :

    昨晚,吃饭,人多,太吵,放在碗边的手机一直没有感觉到振动,也可能是聊天聊的太投入,不经意一低头,手机的来电提示键亮了,一拿起来,在振动,来电显示,阿爷。老爷子打电话来了,应该是想我了吧,记得中午给爸打电话,闲聊了一会儿,一旁的妈又接过电话,有的没的说了一会,挂了电话才想起,没问问家里的三个老人身体可好?又想着明天再电话问问,这我还没打,老爷子却先给我打了。一接通,都忘了说色俩目,刚叫阿爷,那边就着急的说,你在做啥子喃?打两个都没接,你爷我又老了,不懂这个电话,加上又不识字,我还以为打错了,但是我就记得这个是你的,又打过来,嘿,接了,我和你奶奶担心死了。你们那里都黑了哇?我听你妈说,我们这差了两个小时吧。我看向窗外,果然黑了,抬手看表,刚好六点半。我说,阿爷,我们这六点半。嘿,那怪了,我们也六点半。我笑了,妈给你说错了,我们时间一样,就是黑的早。当时,我能想象阿爷坐在沙发上,拿着他的老人手机打开扩音,正对着手机大声说着,奶奶在一旁听着。我又说我在吃饭,刚没听见你打来,你老身体可好。刚说,就听见似有似无的两声咳嗽。阿爷,你感冒了?!这两天降温,注意身体,奶奶呢?!你奶奶还那样,没得啥子,不要担心,我们都好。我说,你们三个老的要注意身体啊,不要让我担心。阿爷笑了,你就好好读你的书,还有前些天听你妈说你在做家教,不要去了,怎么啦?钱不够用啦,你爷我刚租了地,没钱给我打电话,你在读书,就不要想着挣钱的事,家里的各种事情你都不要担心,你爸妈他们的医院也不要担心,不要苦了自己,还有出国的事也别想了,一个女孩子,就算你要出去闯闯,别说你爸妈,我都不放心…我在这边认真的听着阿爷的话,并小声的回应着他,我知道,我有时候所做的决定,可能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我知道我可能还没有好好跟他们沟通。有的时候,我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或者跟妈打电话随便唠唠嗑,老爷子都会听,也会记得,然后给我打过来,很多时候当他给我说了,我才想起我之前曾经说过。阿爷很爱护我,还有妹妹。以及他所有的孙子孙女,还有他那数不清的外孙们。

   我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还有个亲妹妹,以及数不清的兄弟姐妹,还有数不清的姑父姑妈等,我很爱他们。虽在他乡,却心系远方。故作随笔一篇。

    阿爷还在电话那头说着,浑厚的嗓音,那么熟悉,即使三千多公里的距离,总感觉他就我身边一样,还像我小时候他用他那花白的胡茬蹭我的脸,虽然现在他的胡子已经完全白了,而且长了,整天捋着他的大白胡子,不亦乐乎。阿爷爱吃各种东西,甜的,酸的,脆的,每次都有碎渣挂在胡子上,我都会笑着给他弄掉,他很开心,就像个老顽童。阿爷最近两年因为患上了糖尿病,所以很久没有吃甜食了,可是食量还是没变,反而大了,家里人都劝他,对血糖不好。老爷子不干了,我年轻时想吃没有,现在有吃的了,在不多吃点,以后哪有机会?我们只有由着他了。老爷子脾气大,不过,志气高,真有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感觉,快要八十的阿爷,总想自己干一番事业,先是种地,再是种药,而后老爷子知道了网络这个东西,便让我在网上给他找各种养殖业,我觉得我爷挺厉害的,他总是闲不住,想做点什么事,我有时就在想,我爷要是年轻的时候能有个好的机遇,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个大人物。我爷还喜欢了解时事,在和我谈一些看法,他说我学历高,想法多,家里没有跟他谈,我还喜欢听我爷讲历史,讲古代的东西,这里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

    我们全家信仰伊斯兰教,我爷是我们家的头,爷真的是虔诚的穆斯林,当他开始记事就在太爷爷的教导下开始一个穆斯林的义务,虽然我知道我们马家的祖辈们都是虔诚的教徒,但是历史的随流,我能记得只有爷的谆谆教诲,我觉得爷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他自己做的好,所以至今为止,我们全家老小,都在这方面做的特别好,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一个有信仰的家庭,总是有说不出的默契。爷也总爱跟我们小辈讲信仰方面的事,他还说。他很担心我们,在现如今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我们对待信仰的态度,他告诉我们,坚持一个信仰,会是一个人最好的体现,无论你们追求怎样的生活,只要记住,我们的主。他也知道,我们与他们是有代沟的,信仰的实质不变,但社会的发展是必然的。

     再说说,我爷和我奶的事吧,我奶十八就嫁给了我爷,也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我奶很美,美到骨子的美,所以我的几个姑妈随她了,而我爸和我二叔就结合了我爷和我奶的优点。我看过老照片,我爷爷奶奶,都很好看。就算现在老了,我仿佛还能看到皱纹下那张曾经俊美的脸。我奶一直体弱,可很麻利,我爱吃奶奶做的任何东西,不过最近几年,奶说她做不动了,就由我姑妈和我们几个姐妹们做一些新奇的东西。每逢过节,大家都回来了,我奶就说,她终于可以不用想每天做什么了,她说,我们老一辈没什么东西给你们变着花样吃了,正好我还可以尝到你们做的这些新奇玩意儿。奶奶每次都会在我们几姐妹走的时候,打开她和爷结婚时配置的一个大红木箱子,翻了又翻,掏出一个小花帕,打开,把她在我妈和她女儿们那里收到的钱,又分给我们,我奶说我走的最远给我最多,我每次接过都觉得沉甸甸的,可是,奶每次都这么犟,我只好收下,说实话,我想奶奶了,想坐在她的床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我爷和我奶五六十年了,虽然有过吵吵闹闹,毕竟,一起经历了太多,也就习惯了。

    但是,对我的爱,却有些不一样,我总感觉,那是一种沉沉的期盼,家里十几个小孩,就我一个大学生。记得每次在家的饭桌上,爷爷总是不忘看着我感叹一句,我们马家这么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从你太太太爷那,到现在,你们这辈,就你是我们马家的骄傲,也是我们马家文化最高的,你爸那么聪明,都没你文化高,说完,还不忘大笑。而且,阿爷有时在路上逢着老友了,还不忘夸我,我的孙子,考上大学了,去黑龙江了。现在,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脑袋里就在回想这些事。阿爷又说了,不要太给自己压力,毕业了,回家好好找个工作,在我们身边就行,你说你,八岁就离家去求学,现在二十了,还在外求学,还给我越走越远了,该回来了。我在这边,突然有点鼻酸,想起,每次从家走的时候,阿爷还有奶和幺奶就站在车外,一直盯着我,三个老人的眼里,全是不舍,或许这么多次的分离,他们早已习惯,可每次的离别,总是那么让人心酸,我可能现在才意识到,我没走一次,就少了一次牵他们的机会,他们可是在往和我相反的方向再走啊。

    大家或许有些奇怪,为什么有两个奶奶,这里还要讲一下,我的幺奶奶,是我爷爷的亲妹妹,没有孩子,没有丈夫,孤独一人,也是我爷他们八个兄弟姐妹中,现在唯一还在的一个奶奶,这里有必要提一下,我爷有六个姐姐,一个妹妹,也就是说只有他一个男孩,我听我爸给我讲,他听其他老爷爷讲我爷小时候可是家里的少爷级别的人,哈哈,我在想我爷爷现在这倔脾气估计是我太爷和太奶奶惯的吧,继续说我这个幺奶奶。我幺奶奶矮小,却精干,现在都快七十了,基本没啥病痛,前些年跟着我爷他们两人就能拿下一个十二亩的地。我幺奶奶也很美,不过,少了我奶的那份温柔,或许是身体好的原因,我幺奶奶可爱笑了,有事没事,一个小事她都能笑很久,比如,吃饭时,谁不小心打了个屁,她就停不下来的笑,她很乐观,我还没生下来她就已经在我家好久了,小时候我很爱跟她玩,喜欢她画的画还有她讲的笑话,她喜欢给我们钱,虽然没有我奶奶给的多,但是每次总是在我走的前一天悄悄放进我的包里,后来我都习惯了,也装作不知道,我知道,她和奶一样,无非就是想让我过得好点,说的这里也差多了,不管怎么说,我生在这个大家庭,很幸运。

           2016.3.31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