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孤独不可辜负

2019-10-03 10:43栏目:母婴
TAG: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一句颇有些不登大雅之堂的戏词,竟让颇有些慧根的怡红公子醍醐灌顶般听得住了神,随之拨云见日般地琢磨出了点禅意,却又是电石火光般弥散在一片雕栏画柱纸醉金迷的后庭芬芳之中。大概唯有孤独,才是生犹可带来,死亦可带去的罢。

静静的等着你的出现

犹记得很久以前看过李嘉欣主演的《画魂》。当李美人扮演的已经赴法学成载誉归来的潘玉良,面对最初的救主如今的伴侣潘赞化“为何变的冷漠而难以接近”的质疑时,只低低说了句“人都是要一个人的,生,死;但是因为我爱你,我愿意尽我所能地陪你、伴你;但人终究都要是一个人的”。两人并没有目光的交流,只有玉良低沉却清晰缓慢的语音氤氲着升腾流转;正如两人从未有过的能够深入骨髓思想和灵魂的交流一样,彼此的情谊大概只剩得午夜梦魇醒来时匆匆抓住的枕边人胳膊上的余温,抑或是夜阑难寐辗转反侧时耳畔的一丝均匀呼吸声的安慰而已吧。

静静的发现

幼时怕黑、怕生、怕寂寞更怕孤独。记得很早就清晰地分清楚了“寂寞”和“孤独”的区别:寂寞顶多就是乍暖还寒时分的一阵急雨,因盼望着遥首可见的春光夏影,因不舍着渐行渐远的秋阳冬雪,而这衔接起冬寒与春暖却又金贵如油的雨水,便显得尤为可亲可爱,寂寞只是万紫千红喧嚣繁华丛中和觥筹交错呼朋唤友之中的一点点浅灰色的自在,而孤独却是黑色的抑或是深灰色的晨曦薄雾亦或是暗夜阑珊,挥之不去欲罢不能。想来一个人在世间,虽然生来便有人愿意爱你、照顾你、呵护你,你也会逐渐学会爱人、照顾人、呵护人,可人生路终究是要一个人慢慢走完的,或言之,要一个人慢慢体味完的,别人替代不了,你也永远替代不了别人。风景也好,风月也好,风暴也罢,踯躅独行,孑孓一身。

你,没有了声音

了然了,洞悉了,便悟了;悟了便不再戚戚然,惶惶不可终日;悟了便学者坦然、笃定、怡然,安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仿佛身与心已演化成了一株草或一棵树,随风摇摆却能保持着体态优雅,不必艳羡头顶苍天的广袤胸怀,亦不必鄙夷脚下大地的厚重沉默。经历我所要经历的,奉献我所要奉献的,走向我所要走向的地方,如是而已。

你留在我心里,我却就在这里

那么再说到孤独,“曲高和寡”是自视甚高者虚弱的粉饰,“圣贤寂寞”是才华横溢者暧昧的自嘲,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罢,正如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没有人能够完全被另外一个人读懂、理解、同情,于是便不可避免的有了孤独这种情绪的存在。在孤独中我们渴望找到另一个同样孤独的灵魂并与之交流,于是有了孜孜以求的秉烛夜读;在孤独中我们更加渴求同道同谋之人的理解,于是有了璨若星辰的诗词歌赋;在孤独中我们不再有锦衣夜行的不甘亦不再有捉襟见肘的老愧,于是有了扪心自问的自省与自爱;在孤独中我们抛却了利欲熏心的索求亦被这物欲横流的时代暂时遗忘,于是有了不卑不亢的漫漫求索...... 于是乎,在孤独的浩海中,静心生智慧,清凉散浮躁,鹏程万里抟扶摇而上的灵魂终究又找回那个发肤受之父母的肉体,进而和谐一体,进而不再恐惧,不再忐忑,不再忧虑,不再孤独。

默默的许下一切,又默默的释然

越长大,越经历,越觉得感恩:感谢造物主给了我们一个可以胆大妄为、汪洋肆虐无限思考的灵魂,又给了我们一个必须紧紧依附于大地依赖于五谷食粮生存的身体以及有限的人生,使我们可以无限的体味各种情感,思考万物规律,却也必须回归现实,立足今天。所以“孤独”便是造物者给我们的一个摆脱混沌、求得清明的本能和良机,在孤独中我们无限地接近苍穹、更无限的回归尘土、最后回到温暖的"自我“之中,和”自我“相拥而眠,相看两不厌。

人们爱的能力其实很有限

唯有思维,不必拘泥;唯有回忆,不必担忧;唯有真我,不可忤逆;唯有孤独,不可辜负。人生一世,且歌且行,”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

能给别人的并不多

鸟飞碧空无痕。

静静的等着你的出现

静静的发现,你却慢慢走远

你就在那里,我却把你藏在心里

淡淡的怀念,又深深的怀念

人们的爱不乏有所孤独

但,我的孤独虽败犹荣

版权声明:本文由699net亚洲必赢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偏偏孤独不可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