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年的性禁止

2019-11-28 14:28栏目:母婴
TAG:

图片来自网络

沈默寡言的父亲,是驱动整部戏的最大动力。中风危急之际还念念不忘要抱孙子,使得伟同成家变得日益迫切。母亲的角色是父权的代言人,以软性的方式为儿子施加压力。什么时候结婚?有小孩怎么不说?甚至在伟同实在忍不住出柜了,她仍然泪眼汪汪的说:「不要告诉你爸」,尽力去维持父权的尊严。旧时代的女性与新时代的女性,高金素梅饰演的顾威威敢爱敢恨,明知伟同不爱她仍穷追猛打,终熬成高家媳妇。而赵文瑄的高伟同则有着华人移民的色彩,锱铢必较、精打细算,常把「你下次再害我赔钱,就扣你薪水」挂在嘴边。爱钱、视钱如命(就因为可以报税减免才被说服去假结婚),在我看来,这也是想在异乡闯出自己一片天的强大野心。

小妹呢,无畏追求自己的幸福,喜欢一个人就主动相处。年纪最小,却最快找到爱。这份勇气和懵懂成了这个故事开始的导火索。

  自从伟同父母亲来美国之后,伟同、赛门、高父、高母、葳葳这五人也一同在家中用餐多次,餐桌上的互动也更有趣,真正的「男媳妇」搬不上台面,只能透过假的「女媳妇」来传递友善,从做菜到吃饭挑剔的对象选择,只因当事人被眼睛表象所蒙蔽,是无法理解真相的...全片的转折点也是出现在餐桌上,赛门得知伟同与葳葳在喜宴当晚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行房进而怀孕,整个抓狂暴怒,而这个时候正是五人内心的情绪搅覆的开始...后来发生的我也不详述了,至少最后是个我心里属意的Happy Ending,我直接说本片最后所想表达的意义,「人生总在妥协中求得圆融!」妥协不代表打从心里接受,只是透过理性化的方式继续压抑自己,骗过大脑来说服自己,这个过程可说成是妥协,高母戏里说道,伟同是她费尽千辛万苦所生下来的,医生还奉劝她生完之后要结扎,就代表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是如此难得,她真能完全接受自己的宝贝儿子是个同志的事实吗?而高父可讨论的空间就广了,电影的最后他是放下了,但为何而放下?这个我写在下一段 ; 这部电影有两幕让我起鸡皮疙瘩,一幕是高父在花园入睡,而伟同讲电话入睡的Take,这幕意境其实就是想表达放下之后的释怀,压力消除之后的回归,另外一幕则是喜宴结束后高父与老陈在餐厅门口道别的握手,高父在感谢如此盛情的张罗,有个圆满的喜宴,老陈则是在回报高父在军中的厚待之恩与部属间的旧情,这也是中国人的美德,知恩而图报...洋洋洒洒的写了这么一大篇了,其实我仍然遗漏的许多应该分享的细节,不过与其用说的,还不如各位影迷朋友们有机会自己去意味这电影所有的滋味!

朱老:我住在那栋2101。

〈囍宴〉描述在纽约曼哈顿工作的高伟同(赵文瑄),以投资地产获取高利,他与担任物理治疗师的男友赛门(Mitchell Lichtenstein)同居五年,远在台湾的双亲(郎雄、归亚蕾)不知儿子性向,一味替他张罗相亲对象。为了一劳永逸,伟同在赛门的建议下,与来自上海的画家女房客顾威威(金素梅)假结婚。本想各取所需(伟同不再被逼婚、威威得到绿卡),未料高家父母竟为此特地赴美,身为「女主人」的威威只得住进伟同家,地位被取代的赛门则以房东自处。
威威对伟同产生爱意,喜宴当晚,两人醉后发生关系,威威因此怀孕,赛门得知后愤愤难平,在众人面前大发脾气。冲突过后,高父轻微中风入院,伟同向母亲坦承与赛门的恋人关系,也很珍惜这段感情,高母勉强接受,但嘱咐儿子勿告诉父亲。高父出院,赛门日日陪伴散步复健,一天高父递给他一个生日红包,并以英文说:「我听、我看、我明白。伟同是我的儿子,所以你也是我的儿子。」二老踏上归途,虽然见证独子的婚礼,却也得知另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带着高兴又复杂的心情离开。

高爸爸“投降”

Simon有好几次都被孤立在其他角色之外。像是伟同跟家里讲电话时,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经过走廊去上厕所。或是岳父岳母到纽约,热切的围在伟同和威威旁边,只剩他成了外人。表面上他必须是旁观者、见证者,但实际上是受伤最深的当事者。整场婚姻是个big lie,但为了符合长辈、亲友、整个社会和父权结构的期待,谎言必须维持下去,牺牲必须维持下去,直到纸包不住火的燎原之际。Simon是真心诚意的想进入高家的世界,可是周围都是假的,无怪乎真感情一直在受伤。或许他不了解整个婚礼在华人文化上的意义,但是用最纯真的态度去关怀、支持着别人。

贴出结尾对话:

而就同志符码,李安的考据也做的异常用心。如伟同三不五时就上健身房运动,顺应着男同志族群健身运动雕塑身材的风气。又,婚礼后Simon在公园摆设的摊位,其「Silence=Death」与粉红三角形代表的是爱滋爆发时期,LGBT组织鼓励大家打破沈默,正视对同志压迫与生命消逝的事实,站出来争取政府和社会的重视。而Simon所述及的「不安全性行为」,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会「搞出人命」,既是根源于当时无远弗届的爱滋恐惧,亦是对于男女性交的提醒与嘲弄。

最压抑的最叛逆,最叛逆的反而最传统。表面上看起来与传统格格不入的都市白领,内心深处对“家”的坚守却如此执着。很多老一辈人抱怨传统观念在现代文化的侵蚀下难以为继,李安对此的态度却是乐观的。他相信这条血脉不会断,而是在一代又一代的反叛与回归中得到传承。

延续首作〈推手〉(1991)得奖气势,李安的〈囍宴〉(1993)面市时,已跃升国际影展宠儿,未几与谢晋执导的〈香魂女〉同获柏林影展金熊奖,更轰动华人影坛。对于接连肯定,李安不改坦白性格:「奖是荣誉,当然越多越好,最实际的是,奖能让我拍片空间越来越大。」答话中除了欣慰也有感慨,因为若没有〈推手〉的成功,曾经被打回票的〈囍宴〉恐怕难逃「流席」命运。
早在1988年前后,李安就透过好友向「中影」提出拍摄〈囍宴〉的计划。制片部门觉得题材新颖,可惜剧本太长、笑料不够,加上涉及敏感的同志议题,忧虑国内市场的接受程度。几番斟酌,「中影」要求李安提出外国资金证明,才愿提供对等投资。无奈他当时知名度有限,根本筹不出钱,只能被动放弃。几年过去,李安因〈推手〉大放异彩,「中影」频频催促打铁趁热,手上有一个完整剧本《囍宴》的他,却因之前碰过软钉子,一度缺乏信心。然而,「中影」对李安已不可同日而语,不只愿意投资拍摄新片,亦给予完全的信任与授权,使他得以随心所欲大展拳脚。李安重新修饰剧本,邀请同性恋者担任顾问,改写略显生硬的情节,终于成就令影评观众惊艳的新作。

《饮食男女》:开头红灯一灭,人们如潮水般涌出;好似压抑着的欲望迸发,同时也预示着接下来的故事背后代表着无数个中国家庭。紧接着宅子中见朱师傅抓鸡做菜,之后用了三个镜头描述了三姐妹的背景后,画面最终落在了一家人一起吃饭的饭桌上。大家各怀心事,但什么也不说,吃饭已变成了冰冷繁复的形式。结尾是大家走向了各自的生活轨道,老朱与锦荣生活在了一起,还孕育了新生命。二女儿选择守着那个家,当起了厨师。因为这部电影本身信息量很大,所以李安并没有赋予开头结尾太多的意义-开头是为之后的故事做铺垫;结尾则是做了很好的总结工作。

20年过去了,类似的事情都在持续着,但这题材已经泛滥到人们都不想看了,也做不过《囍宴》的全面与细腻。父亲最后的理解,以华人的含蓄去兼容并蓄。或许也暗示着时至今日,「华人婚姻」和同志论述,不会是永远互斥的。


======

与前两部直接表达了中国家庭对于人性的压抑,这部不仅展现了人性的压抑,还对欲望和压抑过度之后的爆发进行了探讨

幸好,本届酷儿影展,有许多台湾短片令人眼睛一亮。《海伦她妈》以常见的家庭亲子题材做出轻松有趣的氛围。《囍》在极短篇幅中张力十足的道出假结婚后的荒谬性,一并致敬了金赵光寿导演的《两个婚礼一个葬礼》。《青亲》的陈壕导演则在同志按摩的题材上另辟蹊径,情感浓烈令人动容。《苹果男孩》承袭台湾一贯的小清新,却出乎意料关注在青少年情欲的议题,精彩至极。《晃游身体》则是相当另类的在实验/纪录的边界上游走,如同片中被记录者的性/别流动性,或许性/别本身不该受制于僵化的定义,还有很多无限可能。

《喜宴》:开头伟同边做运动边听他妈妈的语音留言催促他交女朋友。爸妈的催婚,或者他爸妈本身,让他感到压抑,压抑到他必须用做高强度运动来分解母亲的话语所带来的刺激。但为了父母,作为儿子,他隐忍与承担着。镜头转向Simon所在的诊所,他说:“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这句话意思是说外在再怎么坚毅顽强的人也都会有软肋。同时也说出了父亲的命运-这个软肋就是父亲对儿子的爱,为了这份爱,要强的父亲可以放弃高高在上的自尊心,缩小自己,压抑着自己的内心。在电影中,高妈妈其实一直强调“说不定他这(gay)只是暂时的,等有孩子之后就会变正常了" 等等,这些话未尝不也是父亲想说的,但沉甸甸的隐晦的父亲的爱啊,使得最终让高爸爸以无言示投降。结尾是知道真相的高爸爸瞒过了所有人,在过安检的时候他举起了双手。举起双手代表的是投降,是被迫的,不得已的。老朱最后也说了,为了这个家,他必须保护这个秘密,压抑着自己。开头是儿子压抑,结尾是老子压抑,两者此消彼长,李安展示的这个故事,不是每个做父母子女难念的经之一吗?

两岸三地华语圈,关锦鹏的《蓝宇》、王家卫的《春光乍现》与陈凯歌的《霸王别姬》,至今观众记忆犹新。台湾从1986年的《孽子》到《青少年哪吒》、《囍宴》达到高峰,2000年后有陈俊志《美丽少年》、陈正道《盛夏光年》、商业喜剧《十七岁的天空》与周美玲的《艳光四射歌舞团》、《刺青》、《漂浪青春》等等。新的切入、新的冲突、新的论述在哪里?还有什么同志的故事是别人没拍过的?我想对于新时代的创作者,这是要走出去的一条路。

在送走了女儿们之后,老朱对父亲这个“使命”松懈了许多,之前他含蓄的通过最拿手的菜肴对姗姗和景荣表现出了爱意,慢慢的当他想得到这份爱的欲望越来越浓烈且无法再继续压抑下去的时候,他终于选择把事实告诉了全家人。在我看来,正因为老朱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开头看的出老朱为了一顿饭仔细准备了很久),忍耐的太多的了,无论是对儿女还是对死去的老婆的爱也压抑太长时间了(失去味觉),导致最终的情感大爆发。

10分。

《饮食男女》:欲望后的压抑,压抑后的爆发。

〈推手〉与〈囍宴〉的主角都是美籍华人,一个是娶了美国女人的中国儿子,一个是和美国男人同居的台湾儿子,与伴侣的对话中,两个在美国生活多年的黄种人,都背负西方社会难以理解的「儿子包袱」,无法抛弃的家庭伦理与孝道责任。父母在电影里都是传统文化的象征,〈推手〉的儿子痛苦于父亲与妻子的隔阂;〈囍宴〉的儿子被传宗接代压得喘不过气。他们先耐着性子安慰、以善意谎言满足期盼……直到疲于奔命、忍无可忍,丢下烂摊子一人逃避。说来不负责任,但也是为了「负责任」,才闹出这么多的辛苦与麻烦。
李安受访时表示,〈推手〉与〈囍宴〉中郎雄诠释的角色,都有自己父亲的影子,譬如:早晨起来快走运动、爱看国剧录影带、热中写毛笔字。〈囍宴〉举行婚宴清晨,儿子提起小时候躺在父亲肚子上玩的往事,也是李安幼年的写照。透过电影,可以感受李安对中国式家庭的复杂情绪与深刻体会,暖暖的爱、深深的关怀、满满的期待,背后正是「不能让父母失望」的沈重压力,似庞大背后灵如影随形。一如李安所说:「电影最大的乐趣是能胡思乱想,然后将它付诸实现,并获得共鸣。」「胡思乱想」想必是谦虚,剧本里点滴何尝没有他的人生体验,或许正因为源自真实,才能真正感动观众。

不同的是,二姐自幼与父亲反目,与姐姐多年隔阂,一直都想离开家。在影片开头她便说“只要可以离开那个家,一切都值得”,之后找各种原因要搬走,但却是感情最细腻以及是留在老宅里的唯一一人。她对父亲以及这个家的爱超过了任何人,压抑她的不是爱情,是她一直得不到的亲情。在解开了自己对父亲与姐姐的误解之后,她终于得到了渴望的亲情,回到老宅,做起饭菜。

同志片在《囍宴》之后,到底还能拍什么?这牵扯到「同志」放在华人的单一文化脉络之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李安已经把最大的东西都讲完了,华人父权结构之下的种种意识形态,结婚根本不是因为两个人相爱,可能有,但更多是为了别人。男大当婚、传宗接代、面子、礼数、交情、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两个家庭的事,是招待亲友的事,是长幼阶级的事,是牺牲自己强迫去迎合众人祝福的「喜」事。如果连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可以作假,那就表示两人结合这档事实在「大到不能倒」,不仅集合了这个结构最重视的各种东西,也同时在这个场合一次压在两位新人的身上。

陈太:嗯,没事

  中国人的喜宴特别讲究排场,铺张设席表面上是分享喜悦给亲朋好友,透过宴席的方式联络感情,依照家世身分财力背景...等来决定宴席的规模,结婚这种大事长辈们自然希望张扬,求得全场尽欢,所以通常旧式传统的喜宴是办给父母看的,很少是自己能决定的!不过宴客的真正意义则是「圆满」,从郎雄(高父)与归亚蕾(高母)办喜宴前后脸上表情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大怒不满转而称心如意,就即便是只是一场婚宴,也能让父母盼望儿子「成家」的看重显露无疑 ; 在另外一方面,伟同、赛门与葳葳三人各自有各自对于这场假戏的定义,所以在婚宴的过程这三人所扮演的角色也在电影最后用简单的一本加洗照片来叙述镜头所没带到的微妙关系!既不矫情又内敛,一切都由看照片的人端详体会,仔细点看便能理解这电影的奥祕之处,不只话中有话,还有不能说破的绝妙结局...李安也在戏里喜宴进行中插花入镜说了一句:「You're witnessing the results of 5000 years of sexual repression - 你正见识到这5000年来性压抑的结果!」,这之间都各自有相互关连映衬的,这我留着最后说...

朱老:…没事…没事…

重看《囍宴》,才发现结婚这等「人生大事」,原来是这么巨大的一件事。也必须要放在同志和异乡的背景,才能看到「五千年来的性压抑」是这么一个现象,怎么都撼动不了、无能为力、虚假也必须成真的文化潜规则。

图片来自网络

而那些假的东西,也不是包装着那些含蓄的、不可言说的真感情吗?

朱老:下午有事吗?

======

陈太:我就住那边168号房。

李安曾说:「父亲的威严给你压力,也给你安全感,那是我根本的立足点,我并不希望他浮动。」这父亲三部曲都有个共通之处,中心概念都是以父亲为出发,深入探究即是「伦理」,中国人普遍遵循「孔孟之道」所传承的儒家思想,而所谓伦理便是「仁」,论语曾道:「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对父母敬养为其重要,台湾在90年代民风仍旧过度保守,「同性恋」这个字眼,听在长辈耳朵为莫刺耳,若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同志,而求子「成家」更是讽刺心酸,如此争议的题材竟出乎意料的在当时的电影市场饱受钦赖,在台湾票房超过一亿台币,更是当年全世界投资报酬率最高的电影(制片成本100万美金,全球票房不含美国共卖了3000万美金),李安开始与国际世界接轨,把现代与传统的隔代互动透过镜头来记录拍摄,让他默默辛勤耕耘的努力逐渐露出曙光...

《喜宴》截图

  男主角「高伟同」是在纽约的地产仲介,与「男」朋友赛门同居了五年,因为不断受到父母亲的催促逼婚,便协议与房客大陆女画家葳葳(金素梅饰,她年轻时候真的很漂亮,在戏中竟然还露点演出~~OMG!!!)假结婚来演一出戏骗他的父母,也能让她顺利取得美国绿卡,这时伟同的爸妈临时决定要飞去美国参加他们的婚礼,结果所谓的「婚礼」竟然只是到法院公证,对于男主角的父亲在台湾可是地位显赫的国军师长来说,结婚乃是人生之大事,如此草率了事相当不满,而伟同的母亲也因觉得亏待儿媳落泪,正巧在公证当天晚上,赛门请全家到纽约中国城最高级的中式餐馆用餐时,餐馆的主人「老陈」也曾是伟同家父在部队的属下,便执意决定要给高家补办一个正式的喜宴...这故事的大纲就是这样,可是能细究的暗喻却不只如此,李安说得既是故事,也是人生,开放性的让观众们自由意会解读...


大姐因为最为年长,担当家中母亲的位置,强大的对家的责任感让她用谎言压抑对爱的欲望。每天的一封情书给了她希望和寄托:她多么渴望被爱,多么沉溺在这份爱里。所以在当没有收到情书的那天,她害怕自己不再悲哀了。于是对这份爱的压抑最终爆发,拿着扩音筒在全校呼喊找寻写情书的人,之后还与暗恋的体育老师一顿狂吻。平日严肃古板如同修女,口口声声说着“我是要照顾我爸一辈子的”的她,当爱情到来时走得急不可耐。

图片来自网络

陈太:嗯,有空过来坐坐嘛。

还记得上电影课老师说事情有因必有果。A的起因是因为B的结果;B所带来的创伤会一直萦绕着A,并影响着A的选择,这就是trauma(历史创伤)。那么中国人的人性压抑感起因是什么?压抑的表现形式有哪些?压抑之后呢,会怎样?会是可怕的后果吗?还是像朱老一样,在压抑爆发之后才能得到幸福?愿闻其详。

终于看完了李安的父亲三部曲。我选择先看了《饮食男女》和《推手》,最后是《喜宴》。如果说前两部让我的感受停留在李安叙事的能力,细腻的情感,以及所表达出的文化碰撞,家庭伦理和矛盾等等,李安在《喜宴》说的一句 “You're witnessing the results of 5000 years of sexual repression”让我顿时明白了他最终想表达的意思:中国人对于爱,欲望和人性的压抑。不论是在中国还是西方,三部电影共同的主题是压抑着人性的中国人所展现出来的各种形式。句中“sextual”我更愿意理解为“人性”而非“性”,其实性通常是起因或表现方式,人性才是本质。

《推手》:开头老朱练习太极,气定神闲;玛莎打字,焦躁不安。都没说话,生活方式的天差地别一目了然,双方都在忍耐。尤其是老朱虽表现的无所谓,但我们都知道老一辈是多么要面子,为了子女是要经历怎样的心理斗争和忍耐才能接受这样“寄人篱下”。相比洋媳妇的直接抱怨,老朱都默默藏在心里,为了儿子孙子,忍了。结尾是在老朱和陈太太的谈话中。虽然李安喜欢在悲哀的电影中给观者一点温情的结尾,但最后两位老人明明对对方都有意思,但表达出来的爱是隐晦的,欲望是被控制住的,就连邀请对方来家里坐坐都不好意思开口。对老朱来说,不论是爱情还是亲情都很隐晦,不能被说出。

{开头结尾}

网上许多人说这部电影是李安对于传统观念的丧失的悲哀感,例如以下我引用来自网友Sue在豆瓣上《不为饮食,非关男女》的一段。但我的观点是李安是保持着开放和探讨的心态完成的这部电影,他单单讲了一个故事,并没有说老朱这个做法是好是坏,利弊留给观者评定。

版权声明:本文由699net亚洲必赢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千年的性禁止